鱼龙舞第16卷,鱼龙舞第十六卷-魔剑铓血 极杀无虐

鱼龙舞第16卷,鱼龙舞第十六卷,魔剑铓血 极杀无虐:

“桑木阴”乃邪派七玄中最神秘的一支,其据地远在海外,人称宵明岛,非门中之人指引,等闲难至,被描绘成仙岛秘境般的地方。历任宗主均以“马蚕娘”自称,武功传得神而明之,然而最近一次履迹东洲大陆、堂而皇之留下字号的交手记录,怕不得追溯到百年前;杜妆怜称满霜是蚕娘之传,却不知是从何处得知。

瞧满霜的模样,居然无意反驳,应风色转念再想,登时恍然:

“是了,她以‘言满霜’的身份自述前尘时,曾说‘前一派的师傅收我为徒那年我六岁,她说等带我回岛上再拜师’,后头又自称是筠庄的弟子,我们便直觉那岛是指断肠湖的潟礁一类,其实说的却是宵明岛;与她有师徒之实、却没正式拜师的并非筠庄,而是桑木阴之主马蚕娘。”满霜的修为何以如此之高,至此也有了合理的解释。

她精擅的枪、剑、流星等,虽是观海天门的侯南月夫妇所授,一身艺业却奠基于桑木阴的绝学《天覆神功》。此功据说有长保青春的罕世之能,历代蚕娘皆是绝世美女,且有红颜白发的异相,满霜因练有此功而得以扮作女童,道理上也能说得通。

但杜妆怜成名已逾二十年,年纪较陆筠曼为长,此际纱笠一去,无论美貌或肤质,瞧着都是鲜滋饱水的双十年华,早已超过“养尊处优”四字所能解释,若非震慑众人的气场难以模仿,应风色决计不信此姝是“红颜冷剑”本人。

(满头白发……莫非,她也练有《天覆神功》?)

“蚕娘曾说,她当年曾动念想收个小姑娘为徒,带回宵明岛传授神功,但那女娃儿倔得很,与她说僵了,居然立下毒誓,此生绝不入桑木阴门下,一桩美事终究难以圆满。”言满霜抬起头来,咬牙沉道:

“我一直以为你挺有骨气,当日败于蚕娘之手,自此不与桑木阴两立,没想到你只是不拜师,却仍打那《天覆神功》的主意。你从邬昙仙乡抢走的秘笈,该是练岔了罢?这些年你经历过多少次年华老去、倏又回春,周而复始循环不断,怎么也停不下,总没法长留在青春最盛的那一刻?

“是了,急遽衰老固然令你心惊肉跳,但却远远比不上衰老到了极处,忽又在一夜间恢复成少艾,这当中难以言喻的筋骨剧变之苦,能生生疼白了头发,即使回春也无法复原,是不?你有没想过,这其实不是走火入魔,而是天谴报应!”

杜妆怜那密如排扇的弯翘浓睫一颤,缓缓翻起——应风色这才注意到,她竟连眼睫毛都是银灿灿的冰霜色——乌瞳中忽地绽出锐芒,似是极深的酒红色,彤艳艳的唇勾略扬,明明是难绘难描的妖异丽色,却瞧得男儿心头绞紧,仿佛凭空漏了几拍。

那是血的颜色。应风色忍不住想。

“连家都不知在哪儿的迷途仔猫,便是张牙舞爪,也吓唬不了人。”银发女郎重又眯起血瞳,眸光一去,应风色如释重负,已然出得一背冷汗。而杜妆怜竟未反驳满霜“天覆功练岔”之语,不知是少根筋呢,抑或是有恃无恐。

“我这人没什么耐性,你随我去,有什么答什么,可少吃点零碎苦头。你的心天生是在右边腔子里的吧?我是决计不会失手的,也只剩下这种可能。这柄铓血剑会令人极端痛苦,好生配合,我答应给你个痛快。”锵啷一声,从毫无余赘的结实蜂腰畔拔出佩剑。

至此应风色才有机会打量这柄名震天下的魔剑——剑身的钢色中泛着一抹难以言喻的淡青光晕,然而又非是淬了毒的那种汪蓝虹彩,心知有异,却无法判断埋藏了什么样的机关。

最特别的是:此剑的深红色剑柄是以晶石雕就,通体剔透,浑似域外的葡萄美酒所凝。柄锷交接之处,依稀可见剑刃末端的剑舌部位插入凿空的晶柄中,锁以剑眼(钉)的模样,纵以银发女郎之艳,亦难掩去妖剑慑人风采,只能说奇人奇剑,相互辉映成趣。

铓血之于杜妆怜,如半痴剑之于“天河龙王”应䶮,此前应风色对女郎的身份纵有怀疑,在魔剑前俱都烟消雾散。“红颜冷剑”这个外号,说的不只是杜妆怜的心狠手辣,也有人认为是在影射这把赤柄赤鞘赤流苏的魔剑,绘声绘色地说:

杜妆怜昔年与七玄的狐异门主“鸣火玉狐”胤丹书有旧,胤丹书所持宝刀“珂雪”有生肉疗伤的异能,乃是一柄救世之刀,却不幸落在七玄魔头手中,狐异门倚之横行天下,在幕后操纵着妖刀乱世的阴谋。

而投身妖刀圣战、名列六合名剑之一的杜妆怜,使的是与珂雪刀相对的魔剑铓血,为此剑所伤者痛不欲生,一剑穿心反而是解脱,出身佛脉水月停轩的杜妆怜杀性虽重,其实是另一种慈悲;为拨乱反正不惜与故人翻脸,在剿灭狐异门一役中出力最多,乃是杀生佛云云……差不多就是这类的神叨鬼话。

应风色从未听魏无音提起过她,但他也拒谈关于妖刀之战的其他部分,很难判断杜妆怜在其中占得多少地位,只有韦太师叔某次听他和龙大方聊得起劲,冷冷哼笑:“你要相信世上有拿着救人刀的祸世大魔头,那么英雄拿着以凌虐人著称的魔剑,岂非理所当然?”两小面面相觑,顿时无言。

然而,连韦太师叔也不谈妖刀、不谈狐异门,更加不谈“红颜冷剑”杜妆怜。

武林中的前辈高人大多自矜身份,面对晚辈率先拔剑,简直闻所未闻,但杜妆怜似乎全不把这些江湖规矩放在眼里,做着毫无心理负担。想起韦太师叔所言,应风色倒也不觉意外。

满霜双手持枪,靠后的右手置于腰畔,左手打直,令枪尖垂地,腰胯略沉,看似放松,实则已做好接战的准备。只听她淡道:

“照你说,就算我乖乖听命,你也不打算留活口了。也是,毕竟一派掌门、六合名剑在列,干出这等杀人越货、觊觎别派绝学的勾当,在江湖上要如何立足?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。但这满林子的奇宫高弟,你也尽要杀了么?”

杜妆怜嘴角微扬,目光移向院墙边上的一顶茂密树冠,但闻沙沙轻响,忽然砰的一声摔落一条人影,浑身黑衣黑甲、鱼皮密扣,左臂戴着似蝉似鹫的奇特手甲;尽管脸上覆有泛着金属辉芒的独角半面,应风色仍能清楚看见面具眼洞里瞠圆的眼睛,以及半面下撑张至极、却发不出丝毫声响的嘴巴。

——九渊使者!

从应风色的角度,无法看见微转过面孔的杜妆怜的表情,蓦地浑身一悚,霎那间仿佛剑气透体也似,那跌落树下的九渊使面无人色,身子如遭雷殛般向后一弹,撞上树干的瞬间口鼻溢血,仿佛因此回过神来,落地连滚带爬,嘶声叫道:“龙方师兄……救我……救命啊!”

(果然是龙方飓色的人!)

应风色认不得他是山上哪一脉的弟子,显然在这段时间里,龙方已募得一批子弟兵,与他的料想相去不远。这厮隐匿在如此近处,半天都没露声息——起码应风色未察觉——决计不是庸手,大概连他自己都想不到会被杜妆怜一瞪惊落,顿时吓破了胆子。

而满霜便在此时出手。

指地的红缨枪尖如毒蛇般昂起,抖开漫天星闪,如游龙、如电蛇,旋绕之声不绝于耳。应风色才惊觉满霜的实力藏得比所想更深,娇小的身躯倏已不见,旋搅的枪芒一口吞掉红衣白发的窈窕女郎,全不给对手出剑的机会——

不对。

枪势不及收束,持剑扬发的红衣女郎已现身在另一头,仿佛两人交错而过。言满霜急急回马,枪尖疾飙,杜妆怜舞剑接过,却不闻金铁交鸣;下一霎眼,御风飘飘的大红袖衫忽至树下,铓血剑青芒一闪,一道血柱带着满面惊骇的半面人头冲天而起!

漫天血瀑浇落间,杜妆怜一回身便回到原本所在处,堪堪接住言满霜的枪尖,铿击声密如连珠,竟无一记落空,犹能听见女郎笑语如铃,带着令人头皮发麻的清冷:“全杀便了,有甚麻烦的?愚笨的丫头!”

剩余的九渊使者从周围的草丛树顶等隐蔽处现身,约莫十余人,个个身带鬼角半面和破魂甲,手持兵刃,杀气腾腾,显然是为惨死的同伴报仇而来。忽听一人沉声喝道:“……别动。”闻其声而不见其人。

另一名戴着四角半面的九渊使回头怒道:“她……这婆娘杀了祁师弟啊!你他妈的还别动?”应风色认出他的声音,暗忖:“运古色也来了。发号施令之人……莫非是龙方?”不知是不是久未听闻,只觉不像。

运古色不听人话的毛病依然未改,尤不听龙方之言,反口间已提着长杆“璜余谿钓”窜出,周围七、八人似以他为马首,也跟着掠阵,余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犹豫不过片刻,最终全冲了过来。

“别动!”藏身于暗影中的龙方暴喝。

他的喝止像起了反效果,连原本迟疑的九渊使者,也跟着奋勇争先起来,各擎兵器,飞也似的扑向杜妆怜,要为那惨死的“祁师弟”报仇——

应风色忽然醒悟:这帮人恐怕是运古色拉联的派系,显然在这段时间致力丰厚羽翼的不只龙方而已。以运古色绝不下人的别扭,“风云峡麒麟儿”既死,降界大权复归于幸存的使者,没有了羽羊神那无声无息、偏又无孔不入的强大宰制,区区龙大方做得了他的主子?双方就算明着还未反目,暗地里肯定是你来我往,争做魁首。

龙方是见过羽羊神的真面目的,顾挽松早在火烧养颐家当夜,就已将降界的资料交给了龙方飓色,以龙方的性格,不可能对人开诚布公,迄今犹能僭居九渊使的首领,全赖其中的信息不对称所致。

运古色等埋伏在周围,目睹“羽羊神”先败于言满霜之手,又受制于杜妆怜,谁能从女魔头手里保下他,事后从他身上撬得的好处,必定远远胜于龙方。龙方越是阻拦,越证明运古色所料无差,哪有乖乖罢手之理?

包含运古色在内的十五名九渊使,至此再无疑义,舍了沿途的梁燕贞、怜清浅等,冲向杜妆怜一人!

杜妆怜大袖飘扬,与言满霜的红缨大枪换过几招,以短击长,被沉重的枪势迫得点足旋闪,进退间双丸跌宕,撑饱的衣襟剧烈晃荡,绵软的巨乳抛落时那沉甸甸的重量感,几乎令人生出“扯断颈绳”的错觉;偶一抬手,袍袖滑落肘间,露出幼细如鹅颈的白皙皓腕,衬与指间鲜红的晶石剑柄、飞甩的及腰银发,说不出的妖艳凄婉。

应风色瞧得血脉贲张,此前无论杜妆怜的容色再美身段再火辣,在女郎强大的威压之下,也只有全神戒慎的份,这是自杜妆怜露面以来,青年首度对她生出非分之想,回神惊觉下身肿胀得厉害,非佝着身子才不致出丑。

眼看杜妆怜一路退后,即将以背门迎向一众九渊使,蓦地银发一荡,也没看清她是怎生腾挪的,刺目的红裳已转至为首的九渊使者背后,从那人胁腋边上穿出一剑,“噗!”刺入他身畔另一名使者的咽喉。

言满霜亟欲追击,无奈枪走一线,绕不过挡路之人,怒叱:“……闪开!”硬生生将那人横击挑开,赫见他身后已有四五人倒地,连一记兵刃交击的铿响也没听见,敢情杜妆怜取命是不用第二剑的。

失算的不只有运古色,满霜也是。

鱼龙舞第16卷,鱼龙舞第十六卷截图:

版权声明:资源来源于互联网,仅供学习参考。如有侵权或不妥之处,请联系站长删除!
流泪资源网 » 鱼龙舞第16卷,鱼龙舞第十六卷-魔剑铓血 极杀无虐

提供最优质的精品资源
10积分为1元,支持支付宝扫码付
推荐大家用谷歌或搜狗搜索,可快速找到本站!

会员售后处理 联系事务处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