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朝25 歃血为誓,六朝燕歌行二十五集

六朝燕歌行二十五 第一章歃血为誓

长安。大明宫。

丹凤门前,几名黄衫锦带的内侍正围着一名武将,笑脸如花地说着什么。

那武将身姿魁伟,握着缰绳的大手坚如铁石,手腕几乎比那些个内侍的脖子还粗一圈。

但更吸引人目光的,则是旁边一匹金辔玉鞍的高头大马。那匹马骨架健硕,马蹄大如碗口,棕黄的毛发蜷曲犹如麒麟,体表有九处拳头大小的旋纹,马颈犹如虬龙,颈上的鬃毛又浓又长,在风中猎猎飞舞,神骏无比。

几名内侍围着苏定方好说歹说,劝他收下仇公公这片心意。

苏定方推辞半晌,终于却之不恭,只得谢过仇公公,在一片阿谀声中,当场换了坐骑。

苏定方跨上战马,雄壮的身躯与鞍下的烈马相得益彰,果然是人如虎,马如龙,气势非凡。

一众内侍连声喝彩,都道只有这匹御赐的九花虬,才配得苏将军的神武。

对面的翊善坊内,阁楼上一扇窗户开了道缝。

从窗缝远远望着那位威风凛凛的天策大将,郑注脸色说不出的难看。但回过头来,又变得风轻云淡,一派智珠在握的从容。

“两位将军不必心急。”郑注负手说道:“仇士良等人不得人心,今日朝会只来了寥寥数人,时机非宜,因此我将时辰改到了晚间。到时宫中人困马乏,吾等必能一击而中,迎回圣驾!”

两名神策军将领额上冷汗淋漓,脸色像死人一样苍白。

众人约好今日朝会时同时起事,谁知到了约定的时间,魏博乐从训那帮牙兵不见踪影;平卢李师道应诺的伏兵不见踪影;手中握着最大一股兵力的张忠志不见踪影;连那些个惯会钻营的胡商也不见踪影!

昨晚约好的各方势力,最后只有他们两个带来的几十名亲信部曲,即使加上郑注的仆役,也不足百数!

现如今,天策府的将领又亲自出动,驻守宫门,虽然只有五个,但光是姓苏的那粗坯往那儿一杵,千军万马都打不过去!还说什么迎回圣驾?简直是痴心妄想!

两人暗暗对视一眼,心下打定主意,鱼公公不出面,这漟浑水无论如何都趟不起了,三十六计走为上,即便鱼公责罚也顾不得了。

郑注也是满心烦躁,鱼弘志去如黄鹤,音信全无,自家的计划还未发动,就废去大半。乐从训、张忠志纷纷失约,更让他生出绝大的危机感。

“既然如此,末将便先告退,待得傍晚再行前来。”对面的将领抱拳说道。

郑注哪里不知道两人要溜?故示坦然的哈哈一笑,“何必来回辛苦?两位将军便在此处安心歇息!”

说话间,一名家丁快步进来,“宫观主回来了!”

郑注大喜过望,宫万古和齐羽仙说去宫里打探消息,他还担心那两个狗男女一去不回,既然回来,想来会有好消息。

郑注大步迎了出去,朗声笑道:“宫观主!此番深入龙潭,当得其秘……”

宫万古没有揖手施礼,也没有开口,只冷着脸退开一步。

门外传来“嗒嗒”的轻响,一下一下,似乎是铁丸碰触的摩擦声。

“攀守澄,叛守澄;攀圣上,叛圣上。世间之人,无不可为晋身之阶,郑相公,你也算是个人物了。”

大难当前,郑注却不见惊惶,笑意不改地拱手说道:“不意王爷大驾光临,郑某幸何如之?”

李辅国在两名小太监的搀扶下缓步入室。

宫万古大礼参拜,“叩见王爷!”

郑注哪里还不知道,自己是被这厮给卖了,打探消息为假,给李辅国带路才是真的。

虽然恨得牙痒,郑注仍不露声色,笑道:“郡王果然神威无敌,一出面便令群奸束手,望影而遁。想来李训等乱党,已经尽数落入王爷手中了。”

李辅国喟然叹道:“到了这步田地,还在本王面前撇清自己。到底是蠢不可及呢,还是这般看不起咱家呢?”

“王爷言重了。”郑注昂然道:“李训作乱,在下虽然未曾参与,但知晓一二,知情不举,确系有罪。但郑某苦心孤诣,召集忠义之士,冀图举兵勤王,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有错吧?”

“巧言令色。”李辅国慢吞吞坐到主位上,然后抬起一条腿。

宫万古膝行上前,用肩膀接住王爷的靴子,在他大腿上轻轻捶着。

郑注心直沉下去。宫万古一观之主,又是圣教得力人物,竟然在李辅国面前如此奴颜婢膝,只有一个可能——这厮早已投了李辅国!绝不是临时起意!

想到自己数年来的苦心谋划,竟然都是在李辅国眼皮底下耍的把戏,郑注不由遍体生寒。

以仙姬的无双智谋,岂会不及于此?却是一转手将自己卖了个干净!

李辅国一手转着铁球,半闭着眼睛道:“你这会儿还敢跟咱家饶舌,是以为咱家看在老鱼的面子上,不会杀你……是吧,鱼注?”

郑注心念电转,面上爽朗一笑,拱手道:“自然瞒不过王爷!”说话间,他颈后的衣领已经被冷汗浸透。

“你猜对了。老鱼的面子,咱们还是要给的。毕竟老鱼绝了嗣,只剩你这一个嫡亲的本家侄儿,寄养在泊陵鱼家。若是杀了你,只怕老鱼会跟咱家发疯。”

李辅国叹道:“何况他又献了一个侄女,虽然不大情愿,终究没撕破脸跟我闹。这点人情,也该认。”

郑注长舒了一口气,“多谢王爷宽宏。”

“不过你上蹿下跳,着实费了咱家一番手脚。”李辅国道:“死罪可免,活罪难饶。”

能捡回条命,已经是侥幸,郑注痛快地说道:“请王爷责罚!”

“听说你跟陈王成美私下里交情不错,还给他送了个姬妾,”李辅国笑眯眯道:“没多久就给陈王殿下添了个大胖小子?”

一直控制着表情的郑注终于白了脸。

李辅国笑道:“果然是做大事的人。”

版权声明:资源来源于互联网,仅供学习参考。如有侵权或不妥之处,请联系站长删除!
流泪资源网 » 六朝25 歃血为誓,六朝燕歌行二十五集

提供最优质的精品资源
10积分为1元,支持支付宝扫码付
推荐大家用谷歌或搜狗搜索,可快速找到本站!

会员售后处理 联系事务处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