鱼龙舞15 第百十三折 春雨不至 风静啼歇

鱼龙舞15 第百十三折 春雨不至 风静啼歇

忽闻一声尖叫,却是自庵内的西厢廊间传来,“砰!”一声撞开的房门之前,一名身段玲珑、雪肤腴润的翠衫女子倚扉软倒,骇得美眸圆瞠,掩口死瞪着对角檐顶的羊盔怪客,仿佛见到什么三头六臂的妖魔,正是洛乘天之妻陆筠曼。

“……娘!”洛雪晴匆匆奔回,小手忽被陆筠曼一把抓住,竟捏得少女微露痛色。“娘!你……你怎么了?”

陆筠曼恍若未闻,遥指刀鬼道:“那厮害死了你爹,现下来找咱们娘俩啦!”突然扬声嘶叫:“乔归泉,你个猪狗不如的畜生!你对兄弟痛下毒手也就罢了,我家相公临死前,你应承他什么事来?让他交出证据,人死账销,不及妻孥。你乔四爷说的话,这便不作数了么?”尖嗓在夜里听来格外凄厉。

庵外乔归泉脸色铁青,天鹏道人、计箫鼓等相觑无言,远处的老十三忽倾城仍带一抹轻佻蔑笑,殊无笑意的眸光却盯着叶藏柯手里的“泪血凤奁”,一如既往般教人猜不透心思。

应风色暗忖:“果然陆师叔是知情的,只不知是故意不说,或因打击太甚,平日里浑浑噩噩,此际见了仇人才唤起记忆。”羽羊神将洛雪晴放入九渊使名单,说不定就为这一刻才布的局。

刀鬼以为能借此监控洛雪晴母女,怎料被羽羊神反将一军,将应风色与叶藏柯等引到刀鬼的老巢,坑死了与之合作的乔四爷。

江湖血路,死生俄顷,所行既是犯禁之事,自不容公门插手,“信”字须得摆在“义”字前。毁诺之人,无论在正派或邪道都没有立足的地方。

洛乘天之死,连云社众人无意追究,但乔归泉若对洛乘天有过承诺,今夜仍率众来此,这是打王八拳混赖的意思了;不守一诺,岂能信他别个?连先前开口索要五千两、替乔归泉稳住局面的计箫鼓都不禁沉落面色。

洛雪晴好半天才反应过来:“是他……害了我爹?”欲起身却使不上力,直到被人环入臂间才回神,见是莫婷来到身畔,黑衣女郎安抚似的摇了摇头,示意少女噤声。

叶藏柯笑道:“诸位湖城名侠搞了半天,就给这位藏头露尾的大爷打黑工,乔归泉不过听命行事的喽啰,看人眼色,拿不了半点主意。可怜计爷五千两卖身,不免要遭人白嫖,怎一个‘惨’字了得?”

饶以计箫鼓江湖混老,也不禁愀然色变:“姓叶的你————!”

“行了行了,你又打不过他,还能瞪死他么?”

忽倾城懒惫一笑,无视计爷怒目,扬声道:“老四,人都说成这样了,你不驳个几句,明刀明枪划下道儿来,这事可不好办。庵里有无藏宝?是你说了算,还是这位藏头露尾的大爷说了算?眼下是什么情形,总得有个说法。”

“……老十三!”嘶嘎的破锣嗓穿透夜风,中气稍嫌不足,惟火气与先前一般无二,正是负伤的“道鏸”天鹏。“你到底是哪边的?什么时候了,胳膊儿还往外处弯!”

忽倾城怡然道:“老六原来你认得这位藏头露尾的大爷,做了人家的内人还没请酒,屁精也得讲礼数啊!”天鹏气得吐血,鼠目眦若铜铃,却没能反口,盖因忽倾城的话恰恰戳在点子上:

这黑衣怪客谁也不认得,就算乔归泉替他作保,算不算自己人还两说。若众人连夜数百里的奔波,全是给这厮跑腿打杂充马前卒,庵内藏宝云云不过白话一帖,宰了乔归泉也不够赔,谁还同他是自己人!

“连云社十三神龙”皆非初出茅庐的雏儿,看出黑衣怪客的出现,连乔四爷都吓一跳,讶色乍现倏隐,却没能逃过这帮老江湖的眼睛。而乔归泉连遭挤兑,皆未应声,显然还在拿捏说帖,致令众人疑窦丛生,好不容易凝聚起的敌慨,转眼消失殆尽。

乔归泉是有苦说不出。

他与刀鬼名为合作,一直以来都是奉命行事,无太多置喙的余地,遑论讨价还价。那人无论仕途、令名皆胜于己不说,刀法更是高得不可思议,身后如有层层黑翳,教人捉摸不透。

乔归泉的死对头洛乘天之武功莫说连云社,放眼断肠湖南北两岸,欲寻比肩之人,也只能往“红颜冷剑”杜妆怜、“道镜”凌万顷等统领一方的宗师级人物里找去。刀鬼有本事将洛乘天杀成重伤,还教他不敢声张,闭紧嘴巴等死,实让乔归泉服气得不得了,暗忖得此异人相助,说不定真能扳倒慕容柔那兔儿爷。

刀鬼让他以铁鹞庄藏宝为饵,引连云社众人针对无乘庵,乔归泉还拉上亟欲入社的成冶云、飞星化四门金一飞等,借搜捕魔女玉鉴飞名义,乘夜行动。

但刀鬼绝不应该出现在这里,这和事前说好的不一样。乔归泉连自己该承认或否认与黑衣怪客的关系都没想透,却承担不起万一说错话、刀鬼发怒的结果,顿时陷入进退维谷的窘境。

正自举棋不定,檐角的黑衣怪客一跃落地,反握腰畔刀柄,“铿”的一声解刀甩鞘,内力之所至,贯得刀尖嗡颤,银蛇窜闪,身臂似石錾般晃也不晃,迫得人气息微窒,霎时生出黑翳蔽天的错觉。

先前在屋顶背着月光瞧不清,此际来到月下,才发现羽羊盔上裂了条大缝,从左额劈过突出的羊颅吻部,斜拖到右腮帮,裂开的缝隙间依稀见得盔内的鼻梁眉眼等,可惜无法瞧得更真切。

难怪他开口时,经竹簧变造的呆板嗓音掺杂一抹低沉男声,想来是刀鬼原本的声音从头盔内泄出,与竹簧所发混作一处,听着才像二人齐声。

“你盗得此物,又故意露出形迹,引我百里追踪而来,想是断不能轻易交还的了。”裂缝袒露的半只锐眸迸出寒光,混杂了机簧变音的哑嗓,冷道:“你想死,本座便送你一程。”自是对叶藏柯说。

叶藏柯拍拍膝腿,慢条斯理起身,靴尖随意挑起一柄单刀抄住,比划几下,笑道:“许久没使刀了,陪你练练。”刀尖指地,摆了个相似的架式,气势却是天差地远,连不用刀的外行人也能瞧出满身的破绽。

谁也料不到,对击会以猝不及防的连串铿响与流光炸裂的形式展开。

两条黑影在刀芒间偶一闪晃,没有太大幅度的进退,然而刀刃的砍劈铿击声不仅对不上动作,似也与刃芒窜闪、火星迸散等脱开节奏,只能认为是在肉眼难见之处多砍了一记,又或在兵器外另有真气、暗掌针锋相对,才得形声相异。

乔归泉就算有上前助拳之意,也只能干瞪眼,两人的修为远在他之上,双雄对撼间,比独对任一人要凶险数倍,凭乔四爷还插不了手。

应风色潜运血髓之气盯住战团,一边凝神遁入虚境;识海内,冒牌货叔叔已将五感所纳分析整理,无不井井有条,但亟待处理的知觉持续涌入,应无用无法分神对话,应风色唯恐被旁人察觉异状,亦无意久待,用十分之一的速度回放两人交手画面,匆匆浏览一遍便即退出识海,回到现实时,那股血脉贲张的兴奋感倏自体内涌出,久久不能平复。

严格说来,两人是在交手没错,与其说欲置对方于死地,更像在争抢——既抢先机,也抢破绽。

最初是刀鬼起的头,一刀由下往上,掠向叶藏柯咽喉,刀至中途,叶藏柯刀尖微挑,对正敌手的胸膛,刀鬼若不变招,最后便是各自洞胸入喉,双双戳个对穿的下场。

这种以伤换伤、迫敌无功的战略式预判,在实战中并不罕见,只消经验足够,再加上一点运气,十次中总有三两次能奏功,尤其常见于交手的头一招。

但要接连地精准预判,除非双方实力悬殊,占优的一方能完全掌握对手行动,施压得恰到好处,既要攻敌之不可不救,还得确定对方有余裕察觉且来得及反应,否则一个气喘吁吁、打得失魂落魄的菜鸡,是极可能不理,甚或瞧不见逼命之危,闷头往前一撞,一气把自己和对手串死的。

什么“有进无退”、“攻敌之不得不守”,那都是不思劳动的文人伏案幻想出来,打架又不是下棋,由得你轮流落子,生死俄顷、兔起鹘落,你能清楚判断不算完,也得对手瞧仔细想明白,才能配合你回剑变招。有这工夫,直接攻击岂非更省事?

刀鬼和叶藏柯间不存在如许的落差,刀至中途,腕臂一振,蓦地改撩为弹,易上掠为横劈,径自接过了叶藏柯的单刀,两柄刃器自此迸出第一次的清脆交击。

以刀板中段横击刀头,从施力点看,绝对是以己之末击对手之强,实不能算高招。但两刀对撞的霎那间,刀鬼之刀“嗡”的一颤,前半截应声旋转,韧如柳叶迎风,就这么扫向叶藏柯的胸颈要害;腰下褐䙓扬动,左膝抬起,只待叶藏柯仰头避过,便要一脚踹出!

千钧一发之际,叶藏柯右腕疾旋,铿啷啷地迸出一阵刺目火星,刀身带动的螺旋劲力硬生生将的敌刃搅得反激弹回,下盘与刀鬼膝顶腿绊的换过几招,难分是谁攻谁守、孰进孰退,在这不及瞬目间,两人已换过一次身位又换了回来,动作不大速度又快,若非在虚识内放慢了瞧,适才竟是过眼无觉。

应风色无法判断他俩使的是什么武功。

不,该说普天之下各门各派,都不会有这样的套路,即使在号称包罗万有的奇宫经藏里青年都不曾见到过。

这是最纯粹的战斗本能,以最有效率的形式展现,不讲章法,无所谓侠义道,犹如两头食肉兽在尽情嘶咬,每个细微动作和瞬间的判断,都包含无数晨昏的血汗锻炼,以及生死搏斗间淬炼出的宝贵经验,没有丝毫犹豫,一切只为了早一步打穿对方的攻防,或许还有意志。

在识海的极慢速里看来,两人持刀的右手、手上之刀,以及空着的左手全都用上,仿佛六条手臂同时在打;不只刀刃,刀板、刀锷、刀柄,乃至刀头,全都是武器,锁扣勾打、推戳砸撞,变化多到看不过来,没有一招能从头使到尾,甚至无法区分到底有没有招式,只知双方每一动都在提升速度,对手却总能跟上,或许要等到其中一方意志崩溃的霎那间,铁铸般的刀臂才会露出破绽。

刀鬼试图拉开距离,叶藏柯却咬得很紧,逼得黑衣怪客虚招一晃,忽然点足后跃;谁知叶藏柯身形微动,也跟着松手疾退,右手食、中二指夹住刀柄末端,刀臂加起来足有六尺,倏地旋臂拧腰,挟刀斩落!

版权声明:资源来源于互联网,仅供学习参考。如有侵权或不妥之处,请联系站长删除!
流泪资源网 » 鱼龙舞15 第百十三折 春雨不至 风静啼歇

提供最优质的精品资源
10积分为1元,支持支付宝扫码付
推荐大家用谷歌或搜狗搜索,可快速找到本站!

会员售后处理 联系事务处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