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朝28希望五月能出,六朝燕歌行28目前进度两万八千字

六朝28论坛最新消息:

紫大为国出差,写稿时间不定,刚刚递了告罪表,六朝28希望五月能出,目前进度两万八千字,接近一半。

论坛月报截图:

下面特别展示六朝26的部分内容:

高力士将马车停到一边,小跑着向主子施礼,“公主吉祥。”

郑宾与独孤谓跳下马,“程头儿,你没事吧?窥基呢?”

中行说扯开嗓子道:“窥基那魔僧已经被程侯幹掉了!侯爷亲手砍了它的脑袋!”

众人纷纷称是,郑宾和高力士喜笑颜开,连独孤谓也鬆了口气。

程宗扬道:“府里的人呢?怎么就你们几个?”

“任大哥在东边的延禧门那边守着,杜泉带着童贯他们在南边的安上门,”郑宾道:“有些个闲人过来,都被高智商带着小吕他们给赶走了。”

怪不得只一开始来了几拨人呢,原来是被堵回去了。程宗扬估摸着,以长安城现在的局面,起码得来上十几波不同派系的人马才够数。别的不说,昔日的大唐国师堕魔,佛门颜面尽失这种大好事,道门不露面就不应该。

程宗扬见独孤谓欲言又止,开口道:“独孤郎,你怎么了?”

独孤谓苦笑道:“高衙内……太认真了。谁的面子都不卖,带着吕少爷见人就赶,连仇公公的人都给打跑了。”

程宗扬一脸无语。抛开李辅国不提,仇士良这位枢密使算是唐国如今明面上最有头脸的大太监了,结果派来的人被一个外来的衙内堵住皇城外,打了一顿撵走,去哪儿说理呢?

“让他别回去了,在大明宫外等着,天一亮就去给仇公公赔罪。”

“程头儿!”又有两骑赶来,却是祁远与张恽。

看程宗扬被人扶着,祁远心里咯噔一声,“受伤了?”

“没事!”程宗扬打了个哈哈,宽慰道:“这不好着的吗?”

听他中气尚足,祁远这才放心,他左右看了看,“窥基呢?”

“被侯爷砍了脑袋,”中行说比了个挥刀的姿势,“死得透透的。”

众人又是一番欣喜。

南霁雲提醒道:“程侯,先回去吧。”

张恽凑过来,低声道:“主子,贾先生让我带句话。”

“什么事神神秘秘的?”

张恽小声说了几句,程宗扬不由皱起眉头,“不至于吧?”

“贾先生说,正好趁这个机会探探底。”张恽谀笑道:“主子神武!只怕贾先生也没想到,主子这么快就收拾了窥基那魔僧。”

程宗扬没理会他的吹捧,只是有些担心徐君房和袁天罡。

祁远在旁道:“既然不回宣平坊,那就去靖恭坊,咱们在水香楼住一晚。”

吴三桂笑道:“这话可别让高衙内听见,不然他哭着喊着也得去。”

说笑间,程宗扬看见杨玉环上了马车,赶紧追上去,“等等,一起啊!”

“一起个鬼!”杨玉环嗔道:“不许跟着我!”

“别忘了你答应过的。”

“我答应过什么了?”

“不是吧?窥基刚被我砍了脑袋,你可就说话不算话了?”程宗扬提醒道:“玲珑玉环。”

杨玉环一滞,程宗扬趁机挤上车,对祁远等人道:“你们去靖恭坊暂歇,我去办点事。”

中行说二话不说挤上车,“办什么事?”

“讨债!”程宗扬瞪着眼道:“你也跟着?”

“讨债这活儿我熟!”中行说毫不见外地说道:“一起啊。”

程宗扬终于还是没能拗过中总管,作为妥协,中行说也没有硬杵在车厢里,充当主公泡妞的监督员与纪录官,而是跟驾车的高力士挤到一处,相看两相厌,彼此嫌弃。

车声辚辚,辗过积雪的路面,程宗扬笑眯眯靠在车厢内,一脸得意地看着杨妞儿。

杨玉环红着脸啐了一口,“看什么看!”

程宗扬笑道:“好看还不让人看?”

杨玉环玉颊越来越红,她咬牙质问道:“你刚才,是不是故意吹气来着?”

程宗扬矢口否认,“没有!”

“瞎说!你就是故意吹的!”

“我就正常呼吸!”程宗扬据理力争,“刚醒过来,还不让我透口气?”

“就是故意的!你还使劲了!”

“要这么说的话……”程宗扬凑过去,几乎贴到她发红的鼻尖,一脸暧昧地说道:“只能是你太敏感了。”

杨玉环险些咬住舌头,“胡,胡说!”

“不信?”程宗扬挑了挑眉,“让我再吹口气,你就知道了!”说着猛地扑了过去。

“啊!”杨玉环低叫一声,试图推开他,又连忙掩住口。

版权声明:资源来源于互联网,仅供学习参考。如有侵权或不妥之处,请联系站长删除!
流泪资源网 » 六朝28希望五月能出,六朝燕歌行28目前进度两万八千字

提供最优质的精品资源
10积分为1元,支持支付宝扫码付
推荐大家用谷歌或搜狗搜索,可快速找到本站!

会员售后处理 联系事务处理